学法入口
考法入口
管理员入口
苹果手机下载

其它手机下载

湖南省衡阳市石鼓区法律援助中心为盛某梅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提供法律援助案
发布机构:石鼓区法律援助中心 2019-08-09 来源:石鼓区法律援助中心
【案情简介】
2018年4月底至5月31日期间,在衡阳市石鼓区长丰大道与北二环路交汇处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高架桥附近匝道上,被告人赵某共盗窃路灯电缆线十次,每隔一天或两天的凌晨1小时左右,通过在路灯井边挖洞后隔断电缆线的方式,将路灯电缆线盗走,盗窃总长约333米,经鉴定,被盗的电缆共计价值人民币28305元。赵某盗窃的电缆线都卖到衡阳市蒸湘北路的一家废品收购店,老板娘是盛某,每次盗窃后大概凌晨一两点,赵某就骑电动车到废品店销赃。
被告人盛某将赵某的电缆线收购后用剥线机将其处理,于同年5月30日将产生的黑色塑料胶管卖给周某。同年6月1日,公安民警从被告人盛某及周某处共查获黑色塑料胶管共计204根,每根约1.2米,共计244.8米。
本案由衡阳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立案侦查、衡阳市石鼓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现已交至衡阳市石鼓区人民法院。
2018年11月23日,盛某的儿子曾某来到石鼓区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帮助,我中心的律师接待了他,曾某向律师诉说事情经过,并表示自己母亲以收废品为生,由于没有接受过文化教育是文盲,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才会触犯法律的红线,犯下如此罪行,现在万分后悔,愿意改过自新,希望能够得到我中心的帮助。经审查,盛某家庭困难,符合法律援助条件。我中心李主任指派衡州律师事务所的贺建阳律师为本案盛某的代理人。
贺律师通过对案件的研究,赵某将盗窃的电缆线卖给盛某,盛某也没有过问赵某电缆线的来源,以为是工地上剩下没用的,从而进行收购。辩护人贺律师认为盛某具有酌定、法定的从轻、减轻的量刑情节,依法应当适用缓刑:一、被告人盛某在案发后能够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其可以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盛某在办案机关还未掌握其犯罪事实时就能如实供述自己的行为,积极配合办案机关侦查活动,主动交代案发的整个过程,毫无半点隐瞒、推脱或狡辩,使刑事诉讼进程得以顺利、高效进行。二、被告人盛某犯罪行为轻微,主观恶性小,在归案后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并得到了衡阳市路灯管理处的谅解,应当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盛某由于文化程度低对来历不明的物品没有辨识度,且被赵金平误导,以为真的是工地上剩下没用的电缆线,从而进行了收购。且盛某有很深的悔罪认识和表现,并积极退回了非法获利,同时家属也多次代表盛某向衡阳市路灯管理处表示歉意,也得到了路灯管理处的谅解。三、被告人盛某无前科劣迹,属初犯、偶犯,也无再犯的危险性,可按照相关规定使用缓刑。被告人盛某在此次犯罪前并无任何犯罪前科,无违法行为,盛某此次犯罪属于因自身法律意识不强、辨别能力较差、敏感性不高、过于轻信他人导致的初次犯罪。而且,被告人盛某年事已高自己及丈夫身体均不适,从身体上来说不适宜监内服刑。2018年12月4日本案在石鼓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判决如下:被告人盛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盛某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以后一定好好反省,自觉遵守有关法律规定,拒绝接收来历不明的物品,不再做违反犯罪的事。

附注适用的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  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第一款  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请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第三款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第二款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第三款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第五十二条  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请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
(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十次以上,或者三次以上且价值总额达到五万元以上的;
……

【案件点评】
掩饰、隐瞒犯罪要求必须是一种明知,对于本罪的明知有两个方面必须注意,一是明知的内容。应该是明知该物品可能是犯罪所得和犯罪所得收益,只要行为人知道该物品可能是犯罪所得时,就应当认定其主观上是明知,而不要求行为人必须明知该物品是什么具体的犯罪所得,是如何所得,该物品具体是什么物品,有何价值等。二是明知的程度。
司法实践中,如果在交易过程买卖双方都心照不宣,犯罪嫌疑人矢口否认,又没有卖赃者已告知收赃人赃物来源的供述,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推定犯罪嫌疑人是否“明知”。1、如果犯罪对象为机动车,那么直接依据《关于依法查处盗窃、抢劫机动车案件的规定》司法解释关于明知的法律推定。2、如果犯罪对象为机动车以外的普通财物,则采用事实推定的方法来判断犯罪嫌疑人对赃物不法来源“明知”的认识程度:一是看赃物交易的时间、地点,如夜间收购、路边收购 ,对“明知”认识的程度就大于白天收购、市场收购;二是看赃物的品种、质量,如果赃物属于刚在市场发行的新产品,则不法来源的可能性就大,因为合法的所有者不会轻易卖掉,除非抢劫或盗窃所得赃物;三是看交易的价格,是否显著低于市场价值,根据经验,一般卖赃者所得赃款仅仅是赃物鉴定价值的三分之一左右;四是看有无正当的交易手续,卖赃者是否急于脱手;五是看赃物与卖方身份、体貌的匹配性以及卖主对赃物的了解程度,等等。然后分别列出基础事实进行分析比较,再结合人们一般的经验法则、逻辑规则进行判断,最后推出犯罪嫌疑人是否明知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