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入口
考法入口
管理员入口
苹果手机下载

其它手机下载

湖南省衡阳市雁峰区法律援助中心对罗某某涉嫌非法拘禁罪提供法律援助案
发布机构:雁峰区法律援助中心 2019-08-05 来源:法律援助中心
司法行政(法律服务)案例库
法律援助案例

一、案例基本信息
案件类型:  刑   事                       
办理方式:  诉   讼                       
指派单位: 湖南省衡阳市雁峰区法律援助中心 
承办单位: 雁峰区法律援助中心  湖南八方律师事务所
承 办 人: 何琳郁、陈晓旭                
供    稿: 湖南八方律师事务所 何琳郁
审    稿:                          
编 写 人:  何琳郁                       
检索主题词: 法律援助   刑事案件  非法拘禁罪
二、案例正文
湖南省衡阳市雁峰区法律援助中心
对罗某某涉嫌非法拘禁罪案   提供法律援助案
【案情简介】
2019年2月24日,王富玄报警称其表弟郭继波被传销组织扣押在衡阳,衡阳市雁峰区派出所接警后在衡阳市雁峰区雁城路胜利山社区月形山2栋3单元602室的传销窝点将受害人郭继波解救出来,并现场抓获涉嫌诈骗、非法拘禁受害人的嫌疑人王明、宋梅梅、丁元吉、罗超,王明等人。
2019年2月25日,衡阳市公安局雁峰分局对王明、宋梅梅、丁元吉、罗超,王明诈骗、非法拘禁刑事立案,并对罗超等人进行了拘留。2019年3月22日雁峰区检察院对罗超等人下发了逮捕决定书。2019年2月25日,雁峰区分局对犯罪嫌疑人王明、宋梅梅、罗超等人进行了询问,2018年上半年在网上认识一个女孩子,然后在网上确立男女朋友关系,2018年12月经该女孩子的要求到衡阳与其见面,来看衡阳后进入该传销组织,一直没有离开。2019年2月20日,罗超应领导要求去往另一个窝点,要求他去这个窝点看人(郭继波),去了之后,房间里面有五个人,分别是大王明、郭继波、张静和宋梅梅。大王明安排罗超看守郭继波,并介绍认识郭继波。当天晚上罗超与大王明睡一张床、小王明和郭继波睡。第二天晚八时许,丁元吉从别处调过来也与罗超一区看守郭继波,小王明负责给郭继波上课洗脑,宋梅梅负责看管郭继波手机,防止他打电话或者发短信。
2019年2月22日晚上19时,小王明、郭继波、宋梅梅、张静在房间里发生冲突,在外的罗超不清楚情况,后得知郭继波要离开,里面的人员不让他离开。小王明负责白天给郭继波上课,罗超和丁元吉负责晚上夹着郭继波睡觉,随时防止他逃跑。根据䟗组织分工,男的负责看守人和上课洗脑,女的就负责看守人和以各种名义在网上匠人骗至窝点。没骗至一个人就能拿525元的提成。
衡阳市公安局雁峰分局侦查结束将案件移送雁峰区检查院,2019年4月29日,雁峰区检察院向雁峰区人民法院以非法拘禁罪提起公诉。雁峰区人民法院向雁峰区司法局下达为犯罪嫌疑指派援助律师的函。湖南八方律师事务所接受指派,由何琳郁担任罗超非法拘禁案一审的辩护人。
接受指派后,援助律师立即与承办法官取得联系,递交了援助手续,并进行了阅卷,对本案的证据材料进行了详细的了解和阅读。公诉机关对罗超等人指控的罪名是非法拘禁罪,附卷的证据材料有法律文书、被害人陈述、犯罪嫌疑人供述、证人证言,辨认笔录等。其中罗超的法定情节是非法拘禁郭继波58小时,但具有以下量刑情节,能够如实坦白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通过阅卷可知,罗超亦是被骗至该传销窝点的受害者,到该传销窝点的时间不长,因家庭环境因素,其在多次逃跑未果的情况下,留在该地方,其在参与非法拘禁的过程中并没有起到主要作用,甚至他不得不为之。同时,郭继波的非法拘禁时间到底多长的问题,如果受害人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拘禁,尤其是刚以谈朋友名义到达该窝点,而该窝点并没有完全限制他的自由的情况下,是不能被认定为他们对受害人实施的非法拘禁。第二天,援助律师立即赶往衡阳市未成人看守所会见罗超,向罗超本人核实案卷材料以及本案的具体情况,并与罗超本人详谈,据罗超本人陈述,其经过网上认识一个女孩子发展成为恋人后,应女孩要求前往衡阳去其见面后被骗至传销窝点,后该女孩离开没有与她联系。因本人是外地人员,对衡阳不熟,且传销窝点人员并未对其进行暴力行为,故在得知自己被软禁或者非法拘禁之后,因家中特殊情况没有回去的打算,就一直留在该窝点。在该窝点期间,手机上交,也曾想逃出去,但是因为不熟悉本地情况,逃跑未果。直到郭继波的出现,才得以从此处此处解放。罗超本人对其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没有任何异议。随后援助律师就向罗超本人了解了解了其家庭环境,想通过了解他的成长环境来熟悉了解他的动机,了解他本人的社会危害性,试图向他问出家属人员联系方式,问其是否有什么话带给他的家人,在他一度沉默低头之后,向援助律师陈述了其成长环境:从小跟爷爷奶奶长大,母亲常年在外不回家,自己十多岁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母亲。与哥哥也是一直是分开的,哥哥在外婆家带,没什么感情,母亲长年在外打工,父亲酗酒,近几年也出去了,也不与家里人联系,爷爷奶奶也过世了,自爷爷奶奶过世后自己就像个孤儿,无处可去。在援助律师问他是否需要向他家里人打电话被他拒绝了,他明确表示不想与家里人联系。
本案在2019年6月19日如期开庭审理,在开庭前,援助律师就本案的证据进行梳理,首先对罗超等人涉嫌非法拘禁罪的定性没有问题,根据刑法238条之规定,非法拘禁他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罗超在本案中,并没有对受害人使用暴力等加重情节。故认为本案的主要的辩论点在以下几点:1罗超本人就是一个受害者,所以,他对于郭继波非法拘禁的时间的计算问题、2、罗超能够如实坦白自己的罪行,如实供述犯罪经过。3、初犯、偶犯、胁从犯。4,罗超本人没有社会危害性,于社会而言,危害性非常小,他被骗至传销窝点没有机会脱身,没有家人朋友关心他的失踪,所以他无从得到解救。5,罗超仅仅应“领导”要求看管受害人,并没有从言语上,行为上对受害人进行威胁或者暴力,他始终是一个看管人的身份履行“领导”安排的任务。6,本案没有发生严重的后果。在经过当天庭审,控辩双方就非法拘禁的时长,法定量刑情节,酌定量刑情节,以及量刑意见分别发表了辩论意见。最后法官也根据庭审情况,结合被告的悔罪态度,以及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动机,犯罪情节严重等因素,考虑本案的后果等因素,听取了并采纳了律师的意见,结合罗超的具体情况,于2019年6月20日,雁峰区人民法院对罗超下达了判处7个月有期徒刑的刑事判决。而罗超也将于2019年9月24日刑满释放。
【案件点评】
本案是一个比较简单的非法拘禁的案件,犯罪嫌疑人均是年龄不是很大的人,但是该案的主要组织者并没有归案,对于罗超而言,本罪的定性是没有任何异议的。但本案的特殊之处在罗超本人也是受害者,故其参与非法拘禁郭继波有被胁从成分,不得已而为之的成分。但是结合罗超的成长历程来看,他又是出生在一个有不负责任父母的家庭当中的孩子,其本性不坏,本可以避免刑事犯罪的发生,本可以好好安分守己,找一份好工作,不触碰法律的底线。但是因为缺少父母管教,被纷繁复杂的社会大染缸污染,走上犯罪道路。故法律惩罚犯罪是法治要求,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法治建设的道路上应当建立更加健全的机制,预防犯罪的发生,这才是法治的目的和所要达到的法律效果。